曹寅重修的儀征東關閘!
在儀征市的東門外小街,有一座不起眼的水泥小橋,跨建在里河上,最近東門外拆遷,附近已無居民,但這座小橋時不時地有人來訪,這些訪客中有耄耋學者,也有年輕男女,有儀征本地人,也有來自北京、南京等外地的人,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稱謂:紅迷。
紅迷就是《紅樓夢》愛好者,他們的組織叫“某某市紅迷會”,搞大了就叫某某市《紅樓夢》學會或研究會。紅迷們感興趣的這座小橋,儀征東門當地人叫它 “閘窩子”,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沒建小橋之前,這里是一座古代石閘,大石頭被拆往新的大閘建設工地后,這里成了深深的水塘,這就是“閘窩子”之名的由來,水泥小橋就建在石閘原址,而這座古代石閘,學名叫“東關閘”,曹寅曾撰寫《重修東關石閘記》,因此這里成了紅迷們尋訪的圣地,筆者多次在小橋上向來訪者講解東關閘。
紅迷到儀征是來尋訪曹寅遺跡,曹寅是《紅樓夢》作者曹雪芹的祖父,從康熙四十二年(1703)起,曹寅和內兄李煦輪番擔任“巡視兩淮鹽課監察御史”(簡稱巡鹽御史、鹽政),辦公地點(使院)在儀征天池,他倆在儀征陸續工作生活了八年,留下了一些遺跡和大量詩文,《重修東關石閘記》是康熙四十九年(1710)曹寅第四次出任鹽政時,指定儀真縣丞金玌(qiú)實施重修工程,次年三月竣工后所撰。
曹寅在《重修東關石閘記》中說:“鹽艘在淮南者,萬檣矗立,商經二、三百里,從都轉運使分司于通、泰,催辦于停場。至是,通赴儀真批驗過所,始抵里河口閘,則由東關閘入,檥泊天池。御史躬親臨按秤掣,覆驗、割沒遵定則,后乃解捆運行,俾商載往江南、江西、河南、湖廣四省戶口運銷,立法至為綜密。視河東、兩浙轉運,尤重地焉。是此一閘,區淮水而分漕,于平地為巖險。候潮汐盈縮,設版進退。城之內外,輪蹄絡繹,須置浮梁,以通往來。”
這段話的意思是,從兩淮鹽場生產出來的海鹽,經過設在南通、泰州的幾個分司,航行二、三百里(通揚運河)水路,到達儀真(原名,因避雍正諱更名為儀征),從東關閘駛入天池停泊,來到儀真批驗所(全稱是淮南批驗鹽引所,簡稱鹽所)。我作為兩淮巡鹽御史,要親臨現場,監督秤掣,覆驗、割沒、解捆諸多環節,保證引鹽銷岸(指定專賣地)江南、江西、河南、湖廣四省的供應,兩淮引鹽的銷量比河東、兩浙大多了,這地方是個重地??!東關閘就在這么重要的水道上,它將漕運和鹽運的水路分開,為天池水路設置了屏障。利用潮汐增減天池水位,保證鹽船暢通。我還在閘上建了橋梁,方便兩岸往來。
從《重修東關石閘記》標題就可以看出,東關閘不是曹寅始建的,他只是重修。文中強調東關閘如此重要,它是什么時間建造的呢?這要從運河入江口的演變說起。
儀征自古是運河入江口,春秋吳王開挖邗溝,其入江口就在江都故城(唐城西南四十六里、今儀征市新城鎮林果村);因長江漲灘,東晉時發生“江都水斷”,運河入江口向西南開挖延伸至歐陽埭(儀征市新城鎮鎮區);隋文帝開山陽瀆,入江口延伸至揚子津(今儀征開發區舊港);唐代延伸至白沙(今儀征市區天寧塔南);宋代延伸至真州靈潮堰(真州是儀征宋代的名稱,靈潮堰在今儀征市區清江閘)。
宋代是中國漕運史上的頂峰,宋仁宗時期曾創下年漕800萬石的記錄,在運河入江口誕生了著名的真州復閘(《宋史》和沈括《夢溪筆談》都有記載)。宋代實行的是漕、鹽混合運輸體制,在真州設有漕糧和淮鹽轉般倉,江船從湖廣等地載糧到真州后即卸貨,回船也不空載,帶回淮鹽。
由于宋元、元明戰爭的影響和江灘不斷上漲等原因,明初時宋運河淤塞嚴重,致仕在儀真養老的原兵部尚書單安仁奏請朝廷同意,于洪武十四年(1381)實施:一方面疏浚宋代運河、重修宋代水閘,另一方面在儀真城南利用江邊洲間水道(蓮花堰),開挖新河到天池,將入江口沿玉帶河延伸至黃泥灘(今儀征大碼頭),為保證新河水不流失,將其與長江原來相通的五個港汊全部建壩,史稱五壩,新河則稱堰河,五壩所圍起的寬闊水面,稱為天池。
鹽船從通、泰海邊到達天池,挑夫將淮鹽抬上岸,到一壩、二壩西側的鹽所辦理掣驗手續,然后搬運到鹽所另一側的捆鹽垣,將大包拆開(解捆),重新做成小包(子鹽),以適應湖廣地區州縣溪流小船運輸,再用駁船將子鹽運至江邊上江船,由江船運往上江的揚子四岸(湘、鄂、贛、皖)行鹽專賣地。天池,成為了淮鹽中轉、集散、秤掣、覆驗、割沒、解捆的要害之地。
明初是將宋運河與天池堰河配合使用的,遇到宋運河水淺,則漕船必須過壩走堰河。到明朝中期,宋運河已完全淺澀,天池堰河既要行鹽,又要過漕。行鹽還好說,人工抬鹽過壩,運河鹽船原路返回;過漕就復雜了,不僅要把糧食卸下船,還要在壩上鋪些淤泥水草,增加潤滑度,然后用牛馬帶動絞盤,牽引漕船上壩、“轟然入水”,再將糧食重新裝船,經堰河進運河去淮安上北京。費人、費時、費力,船只和漕糧損失嚴重。吏部左侍郎錢溥說:“儀真面江背淮,為一都會。凡南京供應,江西、川湖、云貴等處糧貨,及并海諸蕃貢獻,悉從江車壩入淮,以達于京師。其諸船至壩,經旬需次,起若凌空,投若墜井,財費舟壞,不可勝算。”曹寅也說:“漕舟抵壩,則轆轤過之,上下萬艘,無不病壅。”所以就有了再開外河的動議。
明成化十年(1474),巡河工部郎中郭升開挖儀真外河,并在其上新建羅泗閘(撤羅橋為之,故名,又名臨江閘)、通濟閘(中閘)、響水閘;弘治十四年(1501),漕運都御史張敷華又在外河上新建了攔潮閘,這條新開的河道由于在天池堰河的外側,就叫外河,又叫閘河;相對應的,天池堰河就叫做里河了。四閘組成三級船閘,建成后,漕船走外河,鹽船走里河,互不影響,相得益彰。明代的“五壩四閘”雖然沒有宋代的“真州復閘”名氣響,但在中國航運史上,尤其是在運河入江口演變史上,也占有很重要地位的。
里河上開始是沒有閘的,只有東關浮橋,郭升在修建外河響水諸閘時,在里河上同時新建了東關閘(又名里河口閘、首閘、頭閘,去響水閘百步許),然而由于新閘建在宋運河與里河重合的河段,影響進城的民船,所以建成后并沒有正常使用起來。
成化二十二年(1486),南京工部分司主事夏英在郭升東關閘址向南、里河干流上原浮橋位置,新建了東關石閘。明朝首都遷往北京后,在南京留有六部(實際只有五部),設在儀真的“南京工部分司”是南京工部的派出機構,主要職責是江南磚瓦集散,后來轉變為漕鹽運輸管理。夏英所建東關閘就是本文的主角。
東關閘的主要作用是確保天池水位穩定,翰林檢討莊昶在《東關閘記》中說:“儀真,京師喉襟之地,轉輸漕運之所必由,朝貢商賈之所必涉。有京師,不能無儀真也。然儀真五壩,又非取給于東關不可。五壩盈,則蓄東關以待其涸;五壩涸,則泄東關以濟其急。有五壩,又不能無東關也。是五壩者,用于儀真;東關者,用于五壩也。”
東關閘的建成,為儀征天池淮鹽集散的正常運行提供了航行保障,進入清代后,一直沿用,其間亦有多次維修。乾隆中期,外河四閘損壞、河道淤塞日趨嚴重,漕運被迫改行瓜洲,但里河鹽運線路由于東關閘的護佑,運行正常,乾嘉時期儀征天池甚至創下了鹽運134萬引的天量,著名文人汪中贊曰:“是時鹽綱皆直達,東自泰州,西極于漢陽,轉運半天下焉,惟儀征綰其口。列檣蔽空,束江而立。望之隱若城廓”。
太平天國戰爭爆發后,儀征成了拉鋸戰場,太平軍四進四出,縣城及城外天池周邊的使院、鹽所等衙門和民房大部被毀,河道淤塞,天池鞠為茂草。戰爭結束后,兩江總督曾國藩嘗試在儀征恢復鹽運中轉,但天池已無法修復,同治十二年(1873),鹽政李宗羲將兩淮鹽運總棧新建到了儀征縣城下游五公里的十二圩,兩淮鹽運因此延續了63年的輝煌。
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 
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上别人丰满人妻_超碰97免费人妻_97人妻起碰免费公开视频